相关文章

国资背景的钢琴服务提供商|专访斯宾钢琴负责人陈雷

  伴随着共享经济的迅猛发展,钢琴市场也迎来模式创新,斯宾钢琴携手租琴吧唱响了新时代下的钢琴服务,成为当前推进音乐教育的突出代表。小雅有幸采访到斯宾钢琴的负责人陈雷,以下是详细报道。

  小雅:您好,陈总!盼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和您见面了!

  小雅:在座的难免有对您生疏的,请您先简单地作一个自我介绍吧!

  陈雷:好的!我这个人很简单,是退伍军人,同时也是一名共产党员,1999年1月离开部队,从2001年开始一直从事乐器行业的工作,我非常热爱祖国和自己从事的工作!

  小雅:那咱们就开门见山的聊天吧,观众也想听精髓的东西!这两年斯宾钢琴发展得特别快,一骑绝尘,据说是与国家的支持有关?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吗?

  陈雷:那是一定的,我们获得了国家的项目补贴,上海科创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市北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是我们最大的非自然人股东,另外上市公司报喜鸟集团的前任总裁陈章银先生也列席我们的股东名册,斯宾钢琴确实得到了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

  小雅:我们做过调查,发现咱们的斯宾钢琴无论是在市场反馈还是用户体验上都表现的很好,请问您是如何成功打造高品质的?又是怎样确保客户使用的满意度的呢?

  陈雷:这是一个好问题!斯宾钢琴的生产基地在华东,总部在上海。我们在浙江设立了声学测试中心与发音体生产车间,当地的测试成本低于上海,这为我们反复测试和气候测试提供了很好的环境。目前我们有7条产品线,早期的斯宾钢琴型号T120B与W95就曾与德国的舒密尔品牌钢琴共用同一条生产流水线,不过目前舒密尔钢琴的生产已经转移到珠江钢琴去了。

  斯宾钢琴X126h是我们立式钢琴的王牌产品,与W121这个型号的钢琴共用一条生产流水线,而X126H斯宾钢琴是采用与斯坦威钢琴接近的配置装配,有专业老师戏称为“小斯坦威”,虽然是玩笑话,但是弹奏与音色体验确实上佳,被很多专业音乐人私藏,如上海AHA人声乐团的团长夫妇、著名钢琴教育家赵郁凯先生和太太等。

  小雅:那么多的生产线,还能稳定做好品控,“散”和“聚”在您这边可以说是完美统一起来了,我很好奇您是如何管理斯宾钢琴的生产品质的?

  陈雷:我们有自己的研发团队和品控部门,这些部门的同事平时都在我们的生产线上,确保产品品质与工作流程符合我们的研发团队要求。

  小雅:明白,品控是核心竞争力!那请问陈总,我经常会听到“德国斯宾钢琴”这个称呼,咱们不是国资背景吗?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陈雷:这是业界朋友的戏称!因为我们的大部分产品都采用了与世界名琴施坦威相同的德国元器件提供商提供的部件,对方是建立于1820年的一家德国家族企业,因而我们生产出的钢琴有德国原产钢琴的工艺品质。

  另外我们在德国也有一条生产线,但是只生产极少的钢琴,也就是我们XC系列的斯宾钢琴,我想这就是“德国斯宾钢琴”的由来吧!

  小雅:原来如此!共享经济现在很火爆,单车、空调,连汽车都近来了,斯宾钢琴又是怎样实现钢琴的共享经济呢?请问陈总,你们现在推出的0租金模式是如何切入市场的?

  陈雷:你的问题都太尖锐了,我都喘不过气了,哈哈!我们发现了很多小规模的音乐培训机构有钢琴使用的需求,包括家长。但是这个部分一直没有专业的行业机构来维护其健康发展,这两年陆续又出现了一些地方性琴行跑路、运转不灵等问题,许多培训老师与学生家长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如网上的一些报道某某机构老板跑路,再如星空琴行的事件等等。我们想为大家提供一个安全的港湾,最大程度降低学生家长的损失,同时为大家提供优质服务,只要您租的是斯宾钢琴,不论您在中国哪个城市、哪个区域都可以放心,因为一直有我们在背后默默支持!

  小雅:我关注过这方面,知道星空琴行遇到了不小的阻力,斯宾和它相比有哪些不同?为什么咱们不会面临此类问题呢?

  陈雷:星空琴行和地方性琴行其实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都过于庞大与沉重,财务监管失控导致最终的问题爆发。

  斯宾钢琴不同于一般的公司,首先,我们每年都要做严格的财务审计,我们最大的非自然人股东市北科投的母公司科创集团是管理着120个亿国有资产的巨头,所以斯宾钢琴的财务体系非常健康,并且每年都有严格的财务监管,我们一直将风险控制在最低点。

  第二,斯宾钢琴并不是简单售卖产品的公司,我们更加专注于为全国客户提供钢琴及相关的音乐类服务,业务线非常完整,0租金产品和收租金产品相互补充,租赁和购买模式相辅相成,并且我们没有星空那样沉重庞大的实体门店费用,所以我们的组合收益一直保持着比较好的情况。相信如果有以上两点保障,他们也不会走到那一步的!

  小雅:说到底还是企业和企业的定位、出发点以及文化都有大不同!感谢陈总抽出宝贵时间接受采访,希望我们以后还有机会聆听您的分享!

  陈雷:谢谢你们的关注!也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斯宾钢琴!谢谢!